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如少年】(06)【作者:反派君】
【如少年】(06)【作者:反派君】
字数:12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转折和犹豫

  怀里的夏阿姨听到我这么直白和露骨,脑袋晃得更厉害,双手用力胡乱拍打着我,带着哭腔的声音低沉的像一阵刺耳的嘶喊刺激我的耳膜,拼命地想挣扎出我的怀抱,深灰色丝袜大腿蹬着高跟鞋也使劲地撞击我的大腿,整个厕所都回荡着高跟不断蹬地发出的声响。我怀着要做绝就做到底完全豁出去的态度,全然不顾夏阿姨如何反抗,两只手分别抄起夏阿姨的两条丝腿,往上一托就把她抱了起来。

  手一下就顺着光滑的丝袜滑到了裙下圆润的臀部处,我托着夏阿姨丰盈的屁股有些夸张地往洗手池台上一「抛」,让夏阿姨坐在台上的瓷砖上,一只手紧紧压住她大腿的膝盖上方,另一只手扶住上半身不让她轻易下来。夏阿姨被我一连串的动作弄害怕了,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被我强行坐在台上,上半身有些不稳,一手急忙撑住后面的大理石,一手抓住我的肩头保持平衡,胸前的高耸晃了一下后更加突出地摆在我眼前。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啊」夏阿姨说话还带着哭腔。

  我没理她继续手里的动作,压着夏阿姨丝腿的手升上抓住她因双腿被强行分开而导致微微上拉的花边短裙的上侧用力往上扯,夏阿姨立马把本扶着我肩头的手按在我的手上,死死压着裙子下摆,拼命地摇头表示拒绝,「不要……不行……不要啊」我放开扶住她身子的手强行伸进她的裙内贴在她的右腿上面,顺着丝袜用手腕向上推着短裙,夏阿姨挺直上半身,把后面的手也伸了过来紧紧地压着裙子内我的手,我手就这么被她紧紧压在她的大腿上,感受着下面源源不断传来的弹性和热度。

  我认真发力起来,自然夏阿姨是比不过的,裙子大半都被我拉了上来,从上面已经可以隐约看到丝袜的T形裆痕迹和蓝色真丝内裤包住的下体,夏阿姨见下体一丝凉意露出了这么多挣扎更激烈,双腿不停地摇晃乱踢,「哒」一声轻响,夏阿姨左脚上的深蓝色高跟应声落地,夏阿姨也没管脚下,蜷起左腿挤入我和她身体之间,用膝盖顶着我的小腹处想把我顶开。我强行往前压着,深入裙子的手碰到了三角地区的软肉,手指前端靠在丝袜内裤外,鼓鼓实实又炙热的触感。夏阿姨见我碰到了她的私处,腿脚发力,直接用丝足踩着我的大腿把我往后踢,我前压她就死命往后踹,就在我们相互纠缠谁都没有进退,我准备暴力展开的时候,厕所门外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

  「嫂子,你在里面吗?」是母亲慕婼妤的声音,我和夏阿姨都被吓一跳。我立马停下手里的动作,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夏阿姨也深色紧张,轻轻推开我,擦了下眼角的泪,小咳了一声舒了舒自己的嗓音,向着门口假装镇定道「婼妤吗?是我在里面。」

  「嫂子,你没事吧?身体还不舒服吗?看你在厕所这么久没回,有点不放心」
  母亲的声音还是这么平淡,完全听不出这里是关心人的口气,我有点无语。因为母亲就在门外我也不敢太造次,悄悄退让在一边,等待着夏阿姨和母亲接话。夏阿姨见我退开,急忙小声地从洗手台上下来,没有高跟的灰丝左脚悬空着,就这样靠一只脚保持着平衡,拉下被我弄卷起的短裙,遮好下体,简单整理下后一边伸出左脚用脚尖够着落在旁边的高跟鞋,一边用平静的声音回答「没事呢,婼妤,我已经好很多了,我补个妆马上就过来,婼妤你先回去吧」

  我靠在墙上双手交叉看着夏阿姨成功勾住斜躺在地砖上的深蓝色高跟,修长的小腿往回一收高跟稳稳挂在她的脚尖上,稍微低下左半身,用左手轻轻一带就穿好了鞋子,重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就亭亭玉立地站在地砖上,眼睛轻轻瞥向我,用好看的下巴指了指厕所门口,我摇了摇头表示不想说话。

  「嗯好,那我就先过去了。真是的,昊轩这孩子又乱跑去哪了?」

  感觉声音离厕所越来越远,虽然后面的话是母亲自言自语,但是我在门不远处都能听见母亲有点恼怒的声音,见夏阿姨正转向我想说什么,我刚准备动身,突然裤子里的手机响了,自己截歌弄的铃声前奏回响在安静的厕所内,我吓一跳,夏阿姨也慌张地看向我,我赶紧拿出手机捂着外放的扬声器,立马关小声音,还好不是特别大声要不然肯定要被门外的母亲听见,我双手紧紧抓着不停震动的手机,看着手机上显示着母亲的来电,心提到嗓子眼,这种环境条件下来电还真是玩心跳。远一点站着的夏阿姨也被吓得不轻,紧张地看着我,我呶呶嘴指向门外,夏阿姨更慌得不行,悄悄走近我,小声问我「你妈的电话?」

  我听着这话感觉有点别扭,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是闹着玩的合适时间,我点了点头不说话任由手里的手机一直震动着。夏阿姨神态有点紧张「怎么办?」「不接」我也没说太多,脑袋里疯狂的转动想着接下来认错的借口,不用想肯定是打电话来骂我。好不容易手机不在震动了,两人均舒了口气,我看向夏阿姨,夏阿姨看了我一眼后连忙小跑到洗手台的镜子前,打开放在旁边的手包,补起妆来。我沉默,女人在这种关头都不忘化妆。几分钟后夏阿姨收拾好,走到我身边,脸上的姿容又恢复到先前的清秀高雅,轻声说道「我先出去,你整理一下等会再出来,知道吗?」

  我没说话,翻了个白眼给她。这不废话吗,难道我傻到会和你一起出去?
  「这次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也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希望你也能忘记」夏阿姨瞬间像换了个人一样,用严肃的口吻说着,说完立马提着手包走向门口。
  我目睹夏阿姨从我身边走开,突然抓住夏阿姨的一只手,夏阿姨见我拉着她,停下转过身一脸疑问地看着我,我微微一笑,走近夏阿姨,朝着裙下她的深灰色丝袜大腿伸手快速地摸了一把,不给她反应机会,摸了这么多次大腿我感觉都很熟练了,「我会忘记的」我对着夏阿姨笑道,夏阿姨被袭后立马摆脱我的手,脸色冰冷,压着裙子下摆,走到门口,握着门把拉开一点门,「那就最好」留下这么一句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然后关上门留我一人呆在厕所中,我低头看着手里手机上显示的未接来电,陷入沉思。

  在厕所等了一段时间,捡起之前被夏阿姨丢在地上的毛巾,抛在洗手池内后,平静地走了出去,看着不远处吃饭房间的房门紧闭,不知道刚刚想的借口在母亲面前管不管用。我慢慢走到门口,刚想开门,门突然就被拉了开来,我与站在门口的母亲打了个照面,我一愣,缩了缩脖子,看着站在我眼前的母亲,母亲也垂下眼,面容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神有点吓人。

  「你也知道回来?打你电话也不接,跑去哪了?吃个饭都不让人省心」
  「啊哈哈哈哈,手机调静音了没听到。刚刚……刚刚也没去哪啊就是在外面逛了逛哈哈哈哈哈……妈,你要走吗?」我装傻道,转移话题的同时眼睛往厅里面扫了扫,见夏阿姨也谨慎地看向我们这边。

  「嗯……公司有点事我要过去一趟,等会吃完饭李叔叔和阿姨他们会送你回去或者你自己打车回去也行」母亲盯着我「回去给我好好看书,听到没?我已经帮你订好了下次月考的目标了——班上前二十,没考到,你就等着挨罚吧」母亲说完看了看左手上的手表,回头和夏阿姨他们打了个招呼,推开挡在门口的我就往外走。我刚以为能逃过一劫正暗喜着,听到母亲说的话顿时身子一垮,夸张地「啊?」了一声,母亲小力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背,「小声点,还不快进去」就走到门口打开院子的门走了出去。我摆着一副臭脸瘫坐在椅子上,李叔叔笑着对我说道「你妈也是为你好,怎么样昊轩,吃饱了吗,要不要在点点甜点什么的?」,我见李叔叔面色微红,应该喝了不少,「够了,李叔叔,我吃的差多了」

  「哎,不要李叔叔李叔叔的叫,一家人没必要这么客气,直接喊我军叔就行,你阿姨就喊她静姨,以后有什么困难找叔就行,叔一定帮你这个侄子办齐」这老头不会在发酒疯吧,我头痛,看向夏阿姨,她低着头吃着菜没说话。尽管心情不好,面对这么大热情我也不好泼冷水,迎着他「那谢谢军叔了,以后还要麻烦你多加照顾了呢」

  「哈哈哈哈哈,没问题没问题,只要你军叔做得到的一定帮你办妥!」说完又喝了一口桌上的酒。

  「重军,少喝点,等会还要开车呢」夏阿姨蹙眉一皱,有点生气的对着军叔说道,我望着她的侧脸不说话。

  「对了,军叔。夏阿姨她真的可以给我补课吗?」我转过头对着军叔说道,说的话让夏阿姨身体一震,歪过头看向我。

  「英语是吧?嗯,没问题,我跟你妈说好了,只要你静姨有空,随时都可以来军叔家让你静姨帮你补课」军叔还是豪爽。

  我笑着没有说话,夏阿姨却很着急「重军,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我怕教不来昊轩耽误他学习,还是重新帮昊轩找个家教吧,对了,我……我有认识的人在教英语呢……」

  「哎,有什么不能教的,你不就是英语老师嘛,何必要麻烦别人,而且又不知道外人教的怎么样,昊轩吃苦了怎么办?在你这学更舒适点,不是吗?静雅你也不要一直当着昊轩的面推辞,你是长辈,该拿出长辈的样子」军叔有点生气,闭着眼靠坐在椅子上语重心长。

  我见气氛有点糟,打个圆场「没事的,军叔。夏阿姨没有空你要理解,作为老师肯定平时很忙,难得有休息时间也不能浪费在我这。你也别听我妈胡说,我只是英语成绩好一点根本不需要什么补课的」

  「你听听,昊轩人家他多懂事!就这么说定了静雅,你就负责帮忙昊轩他学习英语,不改了。昊轩啊。别在意,叔一定帮你整好,来,咱们继续吃菜,喝点酒吗你?」

  「不了,军叔,我不太会喝。你也少喝点吧,等会还要开车回去的」我摇了摇头,斜眼看着发愣的夏阿姨觉得无趣又轻轻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口袋里的电话不停地震动,拿出来一看是曜岩打来的,「不好意思军叔,我出去接个电话」我起身走出门外接通了电话。

  「莫西莫西,昊轩你在哪?」

  「……莫西你个头,动漫看多了吧你,傻逼。我在外面吃饭,找我干嘛?」
  「嘿嘿嘿,快来我家,给你看个好东西,嘿嘿嘿…」听到张曜岩发出这么恶心的笑声,我全身发毛,感到一阵恶心,直接拒绝「不来!没空!」

  「别啊,真的是好东西,求你了大哥快点来啊,真没骗你,快来,你认识我家的吧?」

  我沉思片刻,实在想不出这货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估计又是新买了养成游戏或者找到一部好片了,我想着等会反正也没事就答应了「好吧,等一下就过来,是罗马广场附近那的小区吧?」

  「嗯嗯,快点哦,到时候你一定吓一跳的,嘿嘿嘿……」我受不了他猥琐的笑声,直接挂断了电话,转身走向了房间。跟军叔他们解释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准许我自由活动,轻声说了句再见后,看了低着头没什么精神的夏阿姨一眼后就走了出去。拿出手机地图了一下,发现这里离曜岩的家意外地近,走路只要十多分钟,我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二十七,时间还早,用不着打车就顺着导航的路线出发步行。四月的中都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燥热,路上稀落的走着几个人,身上的穿着让人感受到了夏天的气息;

  夜幕下的街道失去了白天的热闹和繁忙,像轻声诉说着夜生活的来临,我走在路上,看着蜿蜒在远处没有尽头的路,一声不吭,莫名的躁动感涌上心头。走了一会就到了张曜岩家的高档小区门口,被大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我说来找人把地址姓名都说了一通,但还硬是被登记完手机等信息才放我走。进了小区总觉得浑身都充满着烦躁的感觉,我愤愤地坐上电梯来到11楼,不按门铃而是用力敲着曜岩家的门,「哟,哥你来啦,今个火气咋这么大,谁惹你了?」一开门就看到曜岩的短寸头。

  我没好气「还不就你,你们小区保安硬是拦我半天不让我进来」

  「哈哈哈,说明人家敬业嘛,那我下次跟他说一声」曜岩边说便让我进门,我在门口脱了鞋走进了曜岩的家,曜岩家的客厅还是一如既往的十分充满书香气息的高档,认识他这么久也只大概记得曜岩他爸好像是哪个县级市的交通局厅长,他妈是咱们市一个初中学校的老师还是主任,以前来曜岩家玩就很少看到他们在家,估计都很忙。今天同样没见到他们,我不禁问他「曜岩,你爸妈呢?没在家吗?」

  「我妈去找我爸了,说是有点事商量,估计晚点才回来吧」

  我没在意,没有大人在家倒是更自在一些,「我说,你家客厅里挂的书法都是谁的?挂这么多」我站在客厅前看着墙壁上的挂画问道。

  「嗨,我老妈写的,她平时在家就喜欢弄点书法绘画文墨类的东西,写完觉得好看就喜欢乱挂,麻烦的死!怎么?你这个二愣子也看得懂?」曜岩站在我旁边,跟着我抬头看向墙壁上。

  我无视了他对我的嘲讽,看着纸上娟秀却有劲的毛笔字,给人一种干练高修养的感觉,没有想到曜岩的妈妈还有这种爱好,不愧是当老师的,素质就是不一样。但我歪头看向站在一旁,一脸讥讽表情看着我的在这种书香氛围却培育失败的无赖,摇了摇头,拍着他的肩「你变成这样也是挺优秀的」

  「滚开,少来这套,你又拐着弯子骂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不跟你扯,走,去我房间,给你看好东西哦」我默默跟着他到了他的房间,直接往他床上一坐,两手撑在后面,有气无力道「说吧,什么东西,弄得神神秘秘的,你又下了一部新片?」

  「什么啊?新片我也只会一个人偷偷看,怎么可能分享给你!是比新片还好的东西哦,这可是个真东西」曜岩小心翼翼地从书桌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深蓝色的小瓶,很普通,有点像医院里的药瓶子。「这什么?」我有点好奇,「嘿嘿嘿,这可是我辛苦得到的。你还记得小平哥吗,就是以前带我们去酒吧的那个,长得有点瘦的猥琐男。上次我上完网刚出网咖就碰见他了,然后他偷偷摸摸给了我这个,你知道这什么吗?」张曜岩朝着我挤眉弄眼,「是安眠药,但是比一般安眠药药性还强,小平哥说只要吃上一粒可以睡一整天都不会醒的,怎么样,厉害吧?」

  「喂,张曜岩,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你疯啦?你拿这种药干嘛?你这个死萝莉控,该不会……?!!喂你那是犯法的!」

  「我擦你想哪去了!我怎么可能干那种事,而且我不是萝莉控,我只是喜欢年纪比我小点的又不是死变态,那种恶心的事我怎么可能干的出来,赶紧给我滚。我拿这药……以防万一防患未来嘛…又不是想干什么…而且这是小平哥极力推荐给我的,我受不了他的好意就收下了……」

  「……真的?我就不信你没给他什么,比如钱之类的?」我大声反问道。
  「……就一小点钱,才一千多而已!」曜岩很小声。

  「我靠,就这鬼东西一千块?你小子想女人想疯了吧,你哪来这么多钱的,你都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真假你就买,脑子进水了吧?」我甚是无语,这傻逼估计被人骗了都不知道,「人家随便拿点感冒药糊弄你你都不知道!我的天,张曜岩你是真的有够傻的,你这么多钱哪来的?」虽然曜岩家里挺富有,但是他妈掌管着大权是不可能给他这么多钱的。

  「……我找我爸拿的说要请客吃饭…」曜岩见我这么生气,有点害怕,「但是小平哥说如假包换,还说不灵找他退钱呢」

  「你傻啊,你知道他在哪?你有他电话?真的是,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那你怎么不自己试试这药效?」这逼是真的……气人。

  「试就试,我还不信了!」曜岩被我这么凶,脾气也上来了,说完就跑去客厅拿了杯水进来,但是却坐在桌前一直迟疑着不敢吃,拿起又放下犹豫得很。
  「得得得,不敢就算了,不跟你说,我先去厕所,都被你气的肚子痛」我没理他,站起走向他家的厕所,上完洗手的时候,眼睛无意中瞥到洗衣机旁边放着一个用来装衣的篮子,应该是曜岩他家装要洗的衣服的,上面铺放着一堆曜岩白天穿过的衣服和几条毛巾,中间压着一件白衬衫和一见黑色的衣服,被压实了看不出是裤子还是裙子,应该是曜岩他妈妈的衣物,但透过镂空的篮子从中间望去最明显的是一条肉色的丝袜静静躺在那,只有肉色丝袜的一条腿的部分卷着靠在篮子的空隙处没被压着,其余部分被压在衣物中间。

  我有点恍惚,突然想起子川家子川他妈妈房间的那条黑丝,心里顿时一顿,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我慢慢蹲下身子靠近洗衣篮,轻轻掀开最上面的毛巾,手慢慢伸了进去,刚一碰到丝袜就被丝滑的触感刺激的浑身打了个哆嗦,我小心地把这个卷起的丝袜拉直,刚好袜尖部分能伸直到篮子最上面的边缘,我细细看着这一只丝袜的袜尖,袜尖比其他部分要厚,丝袜的手感摸上去很是舒服。我低头凑了过去,把袜尖放在鼻前轻轻的嗅着,一股混合着淡淡皮革味和特有的香味传入大脑,同时掺夹着丝丝的汗味,但一点也不刺鼻,相反,跟袜香混合成更为浓郁的味道,刺激人的荷尔蒙,这是跟下午在子川家闻的黑丝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我有点兴奋,加重鼻息,贪婪地闻着这双肤色丝袜的袜尖,但是明白自己不能在厕所呆太久而且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再弄脏丝袜了,我摸着丝袜,对着袜尖深吸几大口气,刚准备起身又觉得少了点什么,心里很是燥热,盯着丝袜一会便把袜尖放入口中紧紧吸了一口,汲取到上面的香味后就拿了出来,又小心翼翼卷好放了回去,重新按原位放好洗衣篮的衣服后走了出去,关门时特地又看了一眼。
  整理好情绪后我走回曜岩的房间,发现这货还坐在书桌前拿着药发愣,翻了个白眼,「怎么,还没想好?不用试了,跟你说了是假的你不信,那种人的东西你怎么能信?把药拿来我帮你丢了,钱我等会转你一半,就应该多让你接受下社会的黑暗才对,你这败家子。」

  「切我这不是等你回来让你看药效的嘛,我就不信了,看着!」曜岩说完像下定好决心一样,把一粒药往嘴里一丢,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口水就咽了下去。
  「如何?」我平静地问道「恩……甜甜的没啥感觉」过了一会,曜岩有点愁眉苦脸,估计知道自己上当了,「得了吧,肯定是假的,况且你长这么帅还需要药?」我调侃他,「漫画放在哪?我看会漫画就回去了」张曜岩低沉的帮我从书架上拿出漫画递给我,自己重新坐在书桌前玩起了电脑,我趴在他的床上背对着他看起漫画书,和他有的没的乱聊着天,但过了一会我发现曜岩不回话了,有点好奇回头一看,发现这家伙竟然趴倒在书桌前,打开的游戏画面依然不停跳动着,我心一沉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奔到他旁边,推了推,「喂,张曜岩,你怎么了?喂!」大声地喊着,可是一动不动,我俯身,「还好还有呼吸,不会吧,这药难道是真的?」

  我心里有点诧异,觉得这货可能是装的,于是对着曜岩的侧脸用力拍了几下,拍的他脸通红也丝毫没有反映,只有不轻不重的呼吸声。「真的假的?」我内心还是觉得有点不相信,多等了几分钟也多拍了几分钟后,曜岩脸都被我打红了还是一动不动,我拿起放在桌子旁的深蓝色瓶子,紧紧盯着,心里涌出一股异样感,过了好一会儿用手紧紧握住后放入自己的袋中,把昏睡着的这货拖到他的床上躺好,强行关了电脑,看了下时间大约十点,想着再不回去应该要挨骂了,关上他房间里的灯和门,走到客厅突然想起厕所里的那条肉色丝袜停下了身子,望着墙壁上的文墨,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还是走了出去,「下次吧」

  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完了,肯定要挨骂了」我站在门口有点害怕,小心翼翼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却发现家里漆黑黑一片没有人在,看来母亲还没回来,小舒一口气。母亲公司事情较多平时也有很晚回家的时候,习以为常所以也没在意,我关上屋门换好鞋走了进去。等我洗漱完,坐在桌子前看着从曜岩家拿回来的小瓶子出神,内心的纠结与异样感和罪恶感交织在一起,我失神半天,觉得什么事都是自然最好,把这个小瓶子藏在床垫下后就躺在床上玩手机差点睡着时,听见楼下有开门的声音,我估摸着应该是母亲回来了,放下手机往楼下走去,见门口一个身材修长,穿着职业装的女性搀着摇摇晃晃的母亲站在门口,我一愣急忙赶了过去一齐搀着母亲。搀着母亲的年轻女性我认识,以前去母亲公司的时候见过,好像是母亲的一名助理,我一般叫她露姐。

  「露姐,我妈怎么喝的这么醉啊?」我看着紧闭着眼,满脸通红的母亲开口道。「不好意思啊昊轩,今天公司部门经理一起吃饭,你妈过去喝了几杯就这样了」露姐也一脸伤脑筋似的看着我,我有点无语,看着站在旁边软绵绵的,满口酒味的母亲有点头大。「昊轩你好好扶你妈进屋,给她弄点醒酒药,她在酒店已经吐过了应该不会再吐了。我先走了,对了慕总的车我帮她开回来了,给你,车钥匙」露姐说完轻轻放开了搀着母亲的手,母亲整个身体便侧着往我身上靠,一大股酒味扑鼻而来,我赶集把头往后挪,一脸嫌弃,实在受不了这味道。我用左手搂住母亲圆润的肩,右手接过露姐递过来的车钥匙,跟露姐道了声感谢。「那昊轩,我先走了,好好照顾慕总,麻烦你咯」说完抛了个媚眼便关上了门。
  我歪头看着脑袋靠在我肩上的母亲,柔顺的刘海垂了下来盖住少许精心细雕的侧脸,鲜眉微皱,亮眼紧闭,挺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白皙的脸庞上一片红晕,水嫩的双唇随着轻微呼吸声不时合闭着,我看着母亲姣好的容颜,点点唇鼻细眸淡眉像欣赏一幅恬静的山水画,远看柔情肆意近看似水淡雅,说不出的精致美。我扶着母亲柔软的身躯,伴着母亲身上散发的清香,轻声唤着「妈,醒醒,妈……」母亲小声地嗯了一声就没有回音了,没想到这么醉,我感受到一丝头疼,想着还是先把母亲扶回房间去吧。

  我往脚下一看见母亲穿着深米色的高跟鞋,脚踝上系着扣带,「有点难办啊」为了帮母亲拖脱鞋,我只好将母亲的一只手挎在我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搂着腰侧,轻轻让她坐下靠着鞋柜,我弯下身子蹲在母亲的双腿前,心脏突然没由地剧烈跳动了几大下然后持续着大程度的跳动,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伸向母亲双足的手也一直颤抖着。我的手刚一接触到母亲小腿处的肌肤时,全身便像触电一般,一股异样的电流从后背传遍到每个细胞。

  我小咽了口水,颤抖着用手小心地解开脚踝处的扣带,但是母亲那白皙细嫩的脚背,在一层透明的肉色覆盖下更显光滑,细丝般的青绿色血管清晰可见,好不容易解开了扣带,轻轻一拉,右手的四个手指无意中贴在母亲的小腿肚上擦着丝袜,顿时丝滑柔嫩的触感让下体不安分起来。我屏住呼吸,像要抛去内心的杂念一般深呼吸一口气,左手轻轻把着母亲的脚踝,右手轻握着高跟鞋的尾部,小力一脱就让深米色的高跟与母亲的脚后跟分离,露出圆滑的轮廓,我慢慢托着高跟顺着母亲脚的方向往外推,心脏更加剧烈地跳动起来,慢慢一只精秀的美足裹着透明的肤色丝袜便从高跟鞋里钻出,静摆在我手上,占据了我整个视线。
  「啪嗒」一声,高跟鞋应声落地,我盯着这只美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忘记了思考。透明的肤色丝袜就像完全融入进去化为母亲整个美足的肉色,没有走道上的灯光根本无法看出有层丝袜贴覆。被肉色丝袜紧裹的玉足温软细嫩,精致的丝足摆脱了高跟鞋的束缚而悄然舒展开,透明的袜尖线下,五个整齐玲珑的脚趾晶莹饱满,静静并排紧诶在一块,淡蓝色的指甲油透过薄薄的丝袜增添无尽的魅惑和深邃,我能强烈感受到丝袜的纤薄滑腻和母亲美足的柔软温热,让我不禁心热荷尔蒙激烈到不行。

  我抬头观察母亲的睡颜,见她依然双眸紧闭,容色平和,没有异样,胆子渐渐大起来,握着脚踝的左手往下滑用手心处裹着母亲光滑圆润的脚后跟,轻轻用手心摩挲起来,被压着的中间三根手指贴着母亲的足底软肉蹭着丝袜乱动着,右手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沿着小腿滑至香足上,小力抚摸着,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摸着女性的丝袜美足,而且还是母亲的美足,心情高低起伏不能平静,母亲温软滑腻的美足像是珍贵宝物一样被我捧在手里,白皙骨感,丝滑温热,在薄如蝉翼的肉色丝袜内透露醉人光晕。我心头越来越热,热到我忍不住将头凑上前准备更深层次的欣赏那双美足,突然母亲靠着的身子扭动了一下,手里的一只美足摆了摆脱离了我的控制,踩在地板上,蜷起了可爱的脚趾。

  我被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砖上,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我以为母亲醒了赶忙抬头顶着母亲的俏颜,见母亲依然沉睡抬头闭着眼重重舒了口气,「该死,一不小心差点犯错」我盯着缩着腿靠在鞋柜上入睡的母亲,一只美足裸露踩在地板上一只还好好穿着高跟,有些无力,拍了拍脸蛋,「还是赶快把母亲扶回房间吧,在这睡会感冒的」我不再犹豫,赶忙把母亲的另一只扣带高跟脱了下来,为母亲穿好拖鞋,重新将母亲柔软的身躯扶抱了起来,慢慢走向房间。
  打开母亲房间的门,我把喝醉的母亲轻轻放躺在床上,打开了床头的小灯,温柔的灯光打在母亲的容姿上,我轻轻推着母亲的手臂,小声温柔道「妈……妈……醒醒,怎么样,脑袋还痛吗?想不想吐?」母亲被我的摇动稍微晃醒了点,之前紧闭的双眸微微睁开,手扶着脑袋,口齿不清道「昊轩嘛?帮妈妈倒杯水来」我见母亲全身都没什么力气,拿起的手一下子就垂了下去,意识完全没有恢复,有点担心,但还是先出去去倒水,站在客厅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自己房间里的那个小瓶子,觉得一股躁动感慢慢占据内心,回想起门口母亲那白皙丝滑的美足,燥热的不行。

  但是一想起母亲现在有点痛苦的神情,理性瞬间占了上风,把脑袋里所有的幻想统统全部抛到脑后「顾昊轩你真是疯了」,我倒好水回到母亲的房间。「水来了,妈」我对着母亲的双唇递了水杯过去,母亲稍微支起身,喝了一小口就闭着眼躺了下去,侧着脸没有说一句话,静静地睡了起来。我见母亲渐渐沉睡也不忍打扰,给母亲盖了一条较薄的毛毯,关掉了床头小灯,半拉好窗帘没有完全拉实,漏了点外面的灯光进来让房间不那么黑,然后小声关上门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也关上灯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闪过的全是母亲的丝袜美足带来的美妙触感和柔软的娇躯,我侧过身强压着自己不去想这些,命令自己赶快睡去,但越是这样就越睡不着,精神也越来越好,脑袋里不停晃过疯狂大胆的念头,为自己的大胆而害怕,我闭上眼睛,但觉的无论是心中、耳边,枕头处,还是整个房间都一直有「咚咚咚」的作响声,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心脏跳动的声音,是不是鼓励的号角,但我知道在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发疯的。我翻身下床,没有穿鞋,光着脚踮起脚尖走着,万般小心走到母亲卧室的门口,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握紧门把十分轻地扭开然后拉开一点幅度,悄身闪身进去。

  我紧张到不行,内心也慌得不行,望着黑漆漆的房间,只有一丝灯光射进来,不敢动半步,就这么站在门口处盯着床上站了好一会儿,呆了半响,见床上没有丝毫动静,只有母亲深睡发出的均匀呼吸声和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我壮了壮胆子,屏住呼吸踮起脚尖迈出一小步,生怕发出一丝声响,随着我每离床近一步,我背部的寒意越来越大,心脏跳得也越来越凶,额头开始沁出微微的冷汗。我的心「砰砰」跳的愈加激烈,真的觉得只要一不小心,自己的心脏就会承受不住刺激跳出来。我哆嗦着前进,离床几步的路,却像是经历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好不容易费劲千辛走到了床尾处,我看着躺在床上沉睡着的母亲,因为天还不太冷,母亲也没有换衣服睡觉,穿的还是线衫和长裙,加上醉酒的缘故,母亲身上盖着的毛毯已经被掀在一边,只盖住了肚子一侧,上身的圆领线衫紧紧突出高挺的酥胸,下身的丝质长裙被拉到膝盖处。身子向着背对着我的一侧侧躺着,两只圆润光洁的臂膀裸露在毛毯之外,一只手曲放在自己的耳边,另一只手压在上方,像只猫一样的睡姿。

  长裙虽是遮住了大腿的部分,但是纤细的小腿和精致的美足漏了出来,看着母亲柔若无骨的脚踝和两只小巧玲珑的玉足和透明的肤色丝袜,手紧紧地握着显示出了犹豫,我慢慢向前对着丝袜美足颤抖着伸出了手,却伸到一半又猛地迅速抽了回来。眼神里充满了犹豫,鼻息也有些加重,「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顾昊轩,这可是你自己的母亲啊,要是被发现了该怎么办?」

  我的内心一直在重复着这个念头,激烈地做着搏斗,想着自己应该立即转身回房睡觉,可是脚却像是被加了很重的铅一般,动弹不得。我闭上眼睛让上天决定,在心里随便默念一句话数字的个数,看是单数还是双数,单数就回去,双数就继续。「上天请帮忙我该不该这么做……」我心里默算了一遍沉默了下来,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让心跳平静一些,看着母亲的身躯,最终还是颤抖着伸出了手。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